如何宽慰地震中失去亲人的战友(图)
发布日期:2022-04-22 21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【公告】“浦山世界经济学优,自汶川大地震以来,广大官兵都非常关注这方面情况。我们身边有一些四川籍的战友,他们的亲人遇难或受伤,家庭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损失。每当我们想和他们谈谈这方面话题或试图安慰他们时,都怕引起他们的伤痛,甚至伤害到他们。

  请问,我们在和他们相处时需要注意什么,怎样才能更好地帮助他们走出心理的低谷呢?

  读着你的信,我的心也沉重起来。是啊,几十天来,汶川大地震时时刻刻牵动着每一个人的神经。面对电视,面对报纸,看地震摧毁了房屋,摧毁了山河,摧毁了无数生命,多少不曾受灾的人都热泪盈眶,更别说家在灾区的战友了。

  我理解你,怕谈论地震会给战友造成伤害,可是不谈论难道他们就不痛,就不受伤害了吗?

  你信里说:“每当我们想和他们谈谈这方面话题或试图安慰他们时,都怕引起他们的伤痛,甚至伤害到他们。”我猜想,为了不伤害他们,你可能会在谈论地震的时候,总是好心地避开他们吧?这种好心是不是不自觉地把灾区的战友和不是灾区的战友分开了呢?

  其实,人在困难的时刻,最需要的就是支持。这种支持不仅是物质上的,更是精神上的。心理学讲,一个人的社会支持越多,他的心理创伤愈合得就越快。所以,医生在医治严重心理疾患的病人时,从来就不会忘记寻找他的社会资源。如果你对家庭受灾的战友说:“好兄弟,你们受灾,我们心疼。没关系,我们都是你的亲友团”;

  如果你在吃饭的时候往他的碗里多添箸菜,睡觉的时候为他掖一下被角,甚至你只是亲切地拍拍他的肩膀……都会使他感受到亲情,都能给他增添战胜困难的力量。

  当“我们”和“他们”融合在一起,不分彼此,“他们”的心灵才会对“我们”开放,“我们”也才有可能对“他们”进行心理救援,帮助“他们”直面灾难,宣泄不良情绪。

  毋庸置疑,地震给家在灾区的战友造成了巨大的心理伤害。如果这样大的悲伤压在心头,得不到及时释放,便会在心理上形成危险的“堰塞湖”,当湖里的苦水满得不能再满的时候便会冲将出来,或损伤身体,或影响工作,或出现意外……作为战友,这些都是我们不愿看到的,我们应该赶在“堰塞湖”决堤之前排除“险情”。

  首先,我们可以紧紧握住他们的手(或者不妨让他们的头依在我们的肩头),鼓励他们说出心里的悲伤,鼓励他们为失去的亲情痛哭,鼓励他们发泄对地震灾害的愤怒。甚至,我们可以和他们一起呐喊,哭泣,一起体验伤痛,一起驱赶忧伤。

  我们还可以精心组织,让在地震中失去亲人的战友和他们的亲人进行特殊的告别,可以是一个仪式,也可以是写往天堂的信,让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倾吐内心的哀伤与思念,同时,也告诉在地震中遇难的亲人,不要牵挂自己,自己已经长大成人,会继续美好的人生,担起家庭的责任……

  当悲伤被逐放,当痛苦被引流,我们会看到我们的战友不再那么压抑,不再那么焦灼,也不再那么沉默了。也许这时,他们能扬起脸,对着蔚蓝的天空深深吁一口气了……

  但是,我们的任务才完成了一半,我们还没有使遭受创伤的战友生长出足够的力量,还没有让他们恢复往日的风采。那么,我们该怎样认识这场突如其来的天灾给人心理上造成的巨大震撼,怎样尽快引领战友走出感情的沼泽呢?

  认知心理学有个著名的公式,叫做艾利斯公式,这个公式说:“不是事件决定人们的情绪,而是人们对事件的评价决定其情绪。”

  依据这个思路我们可以继续帮助战友——大家一起去积极地关注和回顾抗震救灾的进程:党、国家和军队领导亲临指挥,恪尽职守;人民军队勇往直前,忘我奋战;全国人民情系灾区,捐款捐物;对口支援的省市积极行动,倾其所有;短短1个月,受灾群众安全转移,住进了崭新的活动板房;受伤群众得到治疗,许多人已痊愈出院;更多的灾区人民自强不息,投入到生产自救中去……

  我们不妨互相询问看到和感受到了什么?相信我们都看到了中华儿女的大情大爱、大智大勇;相信我们都感受到了情意、温暖、坚强和力量,还有,希望!是的,这个希望离我们很近很近,就在眼前!

  通过和他们一起感知,一起体会,我们的战友会慢慢地恢复力量。这时,我们就可以把一些具有挑战性的工作交给他们,并协助他们完成,让他们在信任中重获动力,在拼搏中重新上路。

  其实,经受了如此罕见的洗礼,我们,特别是家里受灾的战友都和从前不一样了,我们成熟了,我们成长了,我们可以手挽着手更坚定地继续前行!澳门马正版免费资料